创业公司如何找到优秀的开发者和技术合伙人?

创业公司如何找到优秀的开发者和技术合伙人?

【创业】创业公司如何找到优秀的开发者和技术合伙人?

知乎用户回答:

知乎用户:christine

认真的回答一下这个问题,不匿。
我是一个完全不懂技术,不懂产品,不懂IT的人,是一个学外语的人,而且是一个女人。但是我要开发一款产品,因为我认为移动互联网是唯一的市场机会(这个估计是个人就能看出来),我的公司要发展必须走这条路。

以上,是我在开发产品时 唯一的想法,这是在两年以前。

1. 产品是想不出来的。 我非常诧异很多人说我的产品已经设计好了,也很佩服一张PPT就能搞定投资也好,客户也好的人。在我看来,产品是拍脑袋想不出来的。一个设想只有在不断的开发,测试,市场反复,修改的过程中,才能够得到足够产品逻辑支撑。所以,没有开发人员,没有产品Demo,没有任何的测试,创业基本是什么都没有。

2. 其实外包是一条不错的路。如果没有钱,可以找一个做私活的程序员,有大量的程序员,设计人员私下接活。如果认识一个靠谱的,可以介绍另一个,如果没有钱,先开发一个安卓版本,可以只适配主流机型,这样,你就有了一个完成的Demo可以测试,你可以发给朋友用一下,他们的回馈一般都会让你崩溃,如果你还能够从崩溃中站起来,那么,恭喜你,你真的可以创业了。

3. 没人觉得设计人员更重要吗?APP的设计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前期功能可以简单,版本可以单一,但是设计一定不能山寨。当别人拿到你的产品,第一个看到的是界面,如果不行,就连机会都没有了。设计还有一个问题是风格,如果频繁的换设计人员,产品就会变得很可笑。所以,我的开发还有一部分外包时,已经请了两个设计人员,他们的工资都不低。

4. 程序员也是用户,你的产品是否有前途,他们也会思考。忽悠技术人员不能空口白牙,有一个Demo会效果更好。程序员除了代码,也要生活,他们看得懂你在做什么,他们也会喜欢和不喜欢,他们自己会判断有没有前途。大牛和女人一样,不是忽悠来的,如果你是出众男神,他们会追着你走。

5.市场是检验产品的唯一标准。我建议尽快的到市场上去,尽快得到答复,尽快修改,寻找真正的产品模式。一个想法的实现不是一个商业模式,商业模式需要验证,这个验证的方法很简单:有人用。只有找到那个用的人,并且不断让他满意,才是创业的开始。

我的产品就是这样开始的: 我有一个想法,先找了一个设计人员(或者说产品经理也好),把产品画了出来。然后外包给一个人开发了一个最基础版本。到市场上用,失败。回来修改,这时招到了两个技术人员,第二个版本上线,有人用了,但是兴趣不大。再回来修改,这时又招到两个设计人员。到现在我还饱受开发进度之苦,但是今天又有一位入职,而我的产品已经完整了它的商业模式。现在加入团队的员工,都非常清楚自己做得是什么,他们自己是否喜欢,是否会用。

梦想不是老板自己的,也不是老板分了股份,就是每个人的。梦想一定是团队共有的,大家喜欢的,大家愿意为之奋斗的。它会在看到见的路上一点一点实现。

知乎用户:爱护小熊猫

我们很难弄清楚时光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每到年底,回首一年往事,有时会有很不真实的感觉。时光可以带给我们波澜壮阔、世事沧桑,繁华落尽、物是人非,经历过时光的洗涤,那些回忆总是像褪色的照片一样丢弃在角落,而我们却无暇回顾,继续专注于眼前。

但是,眼前的专注会给我们一个假象:每一场盛宴之后,其实能吃饱的人没有多少,大多数都在酒精的麻醉中,寻找着自我安慰的方法和吹牛的资本。而一次次的盛宴过后,醒来的时候越来越少,真相埋藏的越来越深。专注眼前的繁华总让我们的忘记时光的意义,也总让我们忘记在时光维度上的分析和判断力。在酒精产生的迷幻中,我们都忘却了来参加盛宴的目的所在。

一个行业的盛宴更加可怕,它被一只无形的手左右,轻而易举的构建了一个光怪离奇的世界。价值观的导向比酒精的作用更加明显,配合舆论编织的谎言几乎都不用去圆。轻而易举,整个行业都成为一场狂欢,大家开心着,兴奋着,叫嚣着,大家的酒后行为荒诞不经,却又总是能被喝的更高的人追捧吹捧。慢慢的,已经很少有人清醒了,大家忘记了来酒局的原因,但是在极度缺乏社会地位和精神世界的需求引导下和相互间的追捧中,慢慢的进入到一个闹剧阶段。只有时光,在旁边冷眼旁观,也只有时光,明白没有永远不散的宴席,哪怕全民参与。

也许大家对上面的场景很熟悉,到了年底,中国互联网的这场盛宴又迎来了一个小高潮,我们很不希望用一个沉重的话题给大家带来消极因素打扰雅兴,所以仅仅从人的角度出发,借用时光的维度,来深入分析洞察下相关的变化。

今天我们轻松一下,TOMsInsight分析洞察的主题是:那些,根本都不会用剑的伪海盗们。

什么是海盗手中的剑

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们且不说中国古代哪怕连看考棚,打板子这样的极其小众的行业,都有祖师爷,以及不外传的行业秘密。现代教育从大学开始分科,也是积累一个行业所需要的必要技能的开始,然后一点点的深入下去,在实践中磨练,传承经验,创新并延续,最后用其一生去追求炉火纯青的境界。

几乎每一个行业都有其核心的技能和积累,也正所谓是这个行业的专业精神。专业精神是赢得别人尊重和信任的关键:我们更相信著名医院的专家而不是游医,因为我们认为十几年的理论学习和几十年的临床经验带来的专业性要比几个单方靠谱的多;我们更相信著名的学府所以尽全力准备高考或者给下一代准备学区房;我们尊重把一生都奉献给一项事业的匠人们,那些单纯为了其最高境界而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建设者和创新者。

每个行业都有其技能核心,打个比方就如海盗的技能核心即为剑术一样,一个剑术一般的海盗,肯定赢不来尊重,甚至都无法在海盗圈生存下去,会死于各种与海关或商船卫兵的剑下,又或者是在海盗比武的嘲笑中死去。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其核心的技能,也即是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饭碗」,在传统中国是用师徒的方式传承,当时的师傅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地位,而目前以更多样化的方式和更自我驱动的形式的传递。

不管怎样,这是一个行业的根基,也是这个行业从业人员的作为人的主观能动所能发挥力量的根本因素。海盗圈里面那句著名的:「你敢和一个海盗比剑么?」,代表的就是其对其行业的认同,和真正的实力带来的自信心。

而互联网行业又是怎么样的呢?互联网海盗手中的剑又是什么呢?

互联网海盗手中的剑

最早的互联网行业,传承硅谷的黑客精神、海盗精神,提倡的是自由的氛围,开放的环境,深度的研究,创新的颠覆。所以早期被推崇的硅谷英雄都无一例外的是技术高手,比如老互联网人可能还记得John D. Carmack,ID Software的传奇程序员,他让大家崇敬的并不仅仅是因为那几款游戏的成功,也并不是Quake和Doom的引擎独步天下,更多的是他对开源社区的贡献,和坚持对自己产品的开源。技术高手和对自由的追逐,构成了早期的硅谷海盗的基本属性。也影响着国内的互联网环境。同样国内早期的互联网环境也是如此,不管张小龙目前有多大名气,应该有很多人都记得当年大众软件杂志的那篇文章,和文章里面他倚在通过海外共享软件赚的钱买的宝马车上的那张图片,不知道激励了多少行业少年。

务实的海盗精神,让早期的互联网海盗们非常低调,大家更喜欢在海洋中追逐真正的自由,磨练剑术,寻找宝藏,构建自己的王国,而拿出来比拼的是剑术。这不是一种规则,只是一种氛围。举个例子:在<社交网络>中马克对自己能随便入侵哈佛的网络非常得意,能对绕过安全监控不被发现很自豪,这也是一种当时互联网氛围的体现;比尔盖茨在圈子里面获得在尊重并不是因为微软,更多的反而是basic编译器的速度和效率,但在内行圈子中,微软的anders却一直盖茨的名气更大。甚至「你敢和一个海盗比剑么?」这句话本身都成为了最早的互联网geek圈里面几乎最流行的一句话:对自己剑术的自信,是追逐自由的资本。

所以,互联网海盗手中的剑,主要还是技术。

逐步的这块自由的海域被打开,互联网的用户越来越多,互联网从仅仅是geek的玩具变成了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一个工具。特别是智能手机生态的打开,带来更多的用户和更多的机会。与此同时,互联网技术在不断的平台化和组件化,技术成本越来越低,对其技术的要求并没有开始时候高。对自由的追求,对未来的定位,以及对改变世界的决心,在另一个程度上成为了一把新的「武器」,乔布斯在一定程度上,以一己之力,把这氛围推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但是,仅仅是新的武器而已,就如海盗也会用枪,但是只用枪的海盗还是少见。对技术的追求,对产品的雕琢,对未来的理解,对自由的向往,成为互联网盗版不可或缺的几把「剑」。而在此看来,互联网行业和别的行业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大家都在静静的磨练自己的技能,尽全力去做到专业,去梦想,然后尽其一生去追求。

但是,这仅仅是硅谷的情况。到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好像变得大不一样。

国内不会用剑的海盗们

中国互联网有其特殊性,我们经常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互联网行业应该分成两个: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反常规的是,大多数时候前者仅仅是后者的真子集。接着上一段慢慢的分析,中国互联网海盗们,手中的剑是什么呢?

早期,和硅谷一样,中国的互联网精英们也都是技术大牛,不仅仅是前面提到的张小龙,史玉柱一个人开发了汉卡,求伯君自己写的wps,各个互联网的大佬们,当初都有一段程序员修炼起,一点点的磨练自己的剑术,寻找宝藏。毕竟穷文富武,那个年代能玩得起互联网的人,出身都不错,还都是有所追求的。大家都在追逐在自由,磨练着剑术,构建着自己的梦想。

但没多久,当这块海域打开以后,大量的「海盗商人」开始涌入这块海域,看中的是海盗们追逐的宝藏,商人们有着极强的功利性。本来,那些宝藏可以慢慢的开发,有计划的掠夺,但是已经穷怕了「海盗商人」生怕还留下一点点,甚至想把海域都垄断下来,而且相关的周边,也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功利性规划着。

最早的「海盗商人」是那些站长们,利用已经有的网站架构进行养站,各行各业,各种分类,运营聚集人气。接着大家开始开展建站生意、域名投资、各种流量的垄断、各种互推抱团,由于没有技术含量,所以在用户数量上获取门槛并赢得发展红利。

接下来由于互联网的技术弱化,各种技术平台化、组件化、甚至最近的云端化。而本身的技术源码的交易在国内又极其流行,互联网的技术门槛越来越低。越来越多的商人进去到互联网进行掠夺,大家前赴后继,吃苦耐劳,用人肉占据弥补技术的缺陷。由于这些商人不敢也没有能力去进入到真正的深海宝藏领域,都大量堆积在浅海处,相互的撕咬,寻觅。

凡是出现浅海的宝藏,不知道多少商人去一窝蜂的争夺,大家可以参照前几年的「团购」和最近火热的「互联网金融」,几万甚至几千块买个源码就开业了,但是却很少问津搜索、游戏引擎、数据挖掘等深海领域。当然这还不算结束,互联网商人们用尽了几千年中国商人的精明智慧,在浅海继续打造门槛,明明的浅海,因为人和利益链的因素,变成「水深」的领域。

然后呢,继续发挥两大法宝「概念包装」和「忽悠」,这两个近二十年反复在春节晚会上被小品轮番讽刺的因素,继续把从浅海捞出来的贝壳,卖出金币的价格。

我们无心得罪任何人,仅仅从分析的角度举两个例子:

「一个送外卖的,卤点鸡鸭鹅,随便包装出来一个概念,起个餐饮行业绝对不会用的另类的名字,再弄个宝马美女送货,通过微信接订单,一天卖出去几千块,就估值几千万。吃起来要多难吃有多难吃,包装上多印点花样叫打造极致的产品,送货的人穿个工作服多说几句话就叫和用户做朋友,在微博微信上宣传宣传就叫粉丝经济无限的市场前景。当然,贼难吃和吃了拉肚子这事,叫产品迭代损耗,没有卫生许可甚至连发票都不给开这事,叫轻运营和测试上线。如果这玩意都能估值几千万,随便一个经营几年的煎饼果子摊的阿姨,你就缺一个懂互联网的儿子然后就能成为亿万富翁了。」

「一个保险公司的销售,电话打了几年没出几单,被几家保险公司裁。在一个源码交易群里面买了个p2p金融的源码,找了个备案掉续的域名,备案都不用备案,弄个云空间,捯饬了几天上线了。约自己之前一起打电话骗人的小伙伴,在网上找一些利润高的项目放上去,这叫大数据分析加自动抓取;利用从之前几家保险公司偷出来的大客户名录,挨个阿姨大爷的叫过去,竟然骗到了几百万的资金;想跑路吧,觉得太少,继续开发app,苹果安卓windows、黑莓、ipad、微信等,弄了个十版齐发。哎哟,还真有傻逼风投上钩了。估值好几千万!真是的,早知道风这么大,这么猛,如此打什么保险电话啊。」

还有太多的例子,我们不一一列举。但是如果说这些人有什么特征,只能说他们是纯粹的商人,用的也是传承的商人的技巧,而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这些人:不会用剑!不会用剑!不会用剑!

既然不会用剑,那就当个商人多好啊,毕竟行行出状元,但是,他们还都有一个特征,就是必须要伪装成互联网海盗,伪装到自己都信以为真了,甚至伪装到整个行业都忘了什么叫海盗了。

这又是为什么呢,TOMsInsight接着分析。

谁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主角

早期的互联网海盗,背后也有很多的资本的支持,正所谓的海盗背后肯定有黑金的赞助。由于海盗行为的高风险性,这种资金也会被称之为风投。黑金财主是眼光是非常好的,一般情况下大都是海盗出身,对一张破纸一个藏宝图的故事,有其独特的判断能力和准确度,没那么好忽悠。也正是如此,每一次历史上的大的宝藏的发现,背后都有其黑金财主的身影。

但是一定程度上,出身就决定了意识。在中国,大家可能还记得刚才分析的「海盗商人」,最早的那批「海盗商人」几次死里逃生,积攒了不少的财富,当然也受够了在寻宝过程中被真正海盗的鄙视和杀戮。于是,接下来他们希望投资的,也是商人。

一方面对于商人来说,什么他妈的自由,什么他妈的梦想,都是差点让他们送命的玩意,金钱才是王道,对于那些追逐虚无缥缈东西看到财富还不使劲拿的海盗,他们从价值观上不认同。另外一个就是骨子里面的不信任和不安全感,觉得控制不住。再有,由于投资行为已经变成了买卖行为,所以,他们的资助并不是最终找到宝藏,而是被更大的商人认可。

所以在这样的情景下,中国互联网就出现了很奇怪的现象:

「一群根本都不会用剑的伪海盗准备寻宝,当然并没有什么寻宝图,也不想着什么有没有船,有没有水手,会不会航海,如何转能不能遇到敌人什么的,都不知道。他们首先在琢磨最近黑金财主的口味:听说有个女财主挺喜欢帅小伙的海盗版cosplay的,我们开干吧!」

「接下来找到黑金财主中介皮条哥,皮条哥仔细的分析了一番,说:现在直接的海盗cosplay太常见了,需要有细分,细分懂不懂啊。你,过来,弄个独眼。还有你,弄点伤疤。还有,你们怎么连藏宝图都没有啊,得弄的和真的似的啊。对了,谁嗓门大啊?得弄个大v什么的,不然怎么推广出去啊。都弄好了,我给你们买船。」

「不会用剑的伪海盗们,倾其所有,抽签挖眼,几乎弄到破产,在朋友圈立了30多次志,终于打扮的像模像样,成功的拿到了皮条哥赞助的一艘船,和一些资金。忽然发现,哎呀,我们都不会开船也不会用剑啊啊。皮条哥大怒:快招个技术啊。那些不重要,又不是真的寻宝。接下来大家开着这个船,开始不断的在女财主勉强卖弄:看我们的独眼概念,看我们的肌肉伤疤概念,看我们的 … … 」

「女财主也不傻,觉得这伙人吧,都是花枪,没啥用。但是最近邻国的m男爵夫人好像很喜欢这种cosplay呢,不行我给送过去,万一赶上邻国的m男爵夫人在发春,我岂不是要发财么?女财主虽然不傻,但是也不会用剑,觉得万一他们弄到宝藏了呢,m男爵夫人肯定会开心的。在这样的侥幸心理中,这群海盗还拿到了A轮。 」

「后面的故事,太过少儿不宜,我们在此不表,只是这样的情况每天都在中国互联网圈里面发生,看的多了,也会高潮。特别是m男爵夫人买了太多这样的男宠,总有几个特别特别喜欢的,花费太多,决定让群众买单,于是开始通过媒体炒作概念,最终IPO:他们是海盗行业的英雄,我们的未来就靠他们了,他们能颠覆航海业,有的是宝藏啊。看他们多有梦想啊,多有激情啊,多追逐自由啊,买他们股票吧,虽然现在不盈利,但是未来就是宝藏啊。」

而真正的海盗,冷眼看着这一场场闹剧般的盛宴,想笑,也想哭。专心练剑,希望以此获得尊重好像变成水中的倒影,而好像慢慢的舆论开始宣传只有「男宠」才是行业英雄。但是就和任何盛宴都有散席的那一天,不知道当邻国海盗们逼近的时候,或者大海啸来临的时候,群众发现真相的时候,更现实的是m男爵夫人对海盗概念cosplay逝去兴趣的时候,「男宠」们还会继续在这个行业么?

邪恶的微笑慢慢的浮现在真正海盗们的嘴角:他们根本就不会用剑。

给我们的启示

现代社会的选择是多样的,可以理解很多人写作并不想写出不朽传世之作而只想多赚点稿费;可以理解很多人作为记者只是想着如何多拿红包而不是成为一个历史的记录者和守望者;也可以理解很多人进入互联网行业是为了利益,而不是其他的那些。我们不能强求所以的人都用一生追求卓越和梦想,这些选择都是合理的,所以也是需要被尊重的。

但是一个行业的长久发展,需要专业性的积累和传承。这并不是一种选择,而是必然的发展规律。专业,是一个很严肃的词,代表的是深度、积累、和对整个行业未来传承的责任。并不是用几句概念和思维就能掩饰过去的,宴席总会结束,时光总会过滤一切。

我们也希望每一个互联网人都扪心自问,除了那些概念和思维,自己还真的剩下什么?有多少领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出:「专业」 这两个字。剑术的磨练不是一朝一夕,「你敢和海盗比剑么?」 也不仅仅是一句口号。

知乎用户:毛文强

先讲几个身边的找技术合伙人的例子吧:

1、某浪开发经理离职创业,两个月后把以前下属挖过来,搭建了核心框架,现在下属担任CTO。

2、某巴巴工程师(我师兄),10年离职创业,拉了一百度同学当技术合伙人做O2O,13年获九合投资。

3、北京某高校管理学院学生跟同学在学校创业,团队中只有一个人甲做过网页。当时又找不到其他的技术人员,就由甲自学编程,主攻技术,从网页做起,node.js、数据库、服务器……现在原型产品已经做出,正在找投资。

4、某工科大叔接了一朋友的企业定制化项目,招人历尽艰辛,后经某IT培训学校推荐毕业学员招到一程序员甲,同时在北京各大学校bbs发帖招实习生,又招到一本科实习生乙和研究生实习生丙。三个人勉强做完项目。大叔苦口婆心留下了乙。现在技术人员已经发展到6人,独立借外包项目。乙成为技术合伙人。

分析结论:

1、找到技术大牛是奇缘,可遇不可求。

2、互联网是个行业,也是个圈。圈内人有好项目,只要通过朋友同学介绍,还是能招到可以写好代码的人的。

3、圈外人要找技术合伙人,要么砸钱挖人,要么参照结论4。

4、不能指望在招聘网站上发个招人信息就有门庭若市。先找能干活的人,IT培训公司、学校实习等多种途径找人,争取先把产品原型做出来。招人要持续常态,遇到人品好有一定资质的就争取留下。这样要么有内部技术人员成长起来,要么公司发展壮大了,能吸引到技术大牛。

来源:知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