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行业6大可怕的谎言

食品行业6大可怕的谎言

如果在这世界上,食品产业会拼死反对什么的话,那就是允许你对你吃的东西实际保有某种程度的掌控。看,他们有这一整仓库上周喝醉时买来的玩意儿要处理掉——他们的解决之道就是把这些东西全都喂给你。在你和他们之间有多少讨厌的“配料表”和消费者保护条款挡驾并不重要。
#6.秘密配料:木头

你知道可怕的是什么吗?报纸。或者,准确点说,缺少报纸。互联网和其他电子媒体已经吃到了全部传统印刷媒体,这使几乎所有报纸的流通都在衰落。比如说,你就从来没奇怪过他们拿那些多余的木浆干嘛了吗?
“但这真疯狂,”你会问,“这东西和食品配料有什么关系?”

就本文的目的来说,你有点像个傻瓜。
我们正视着你的眼睛,然后目光慢慢转到你手中吃了一半的百吉饼上。
哦,屎。。。

恐怖:
他们拿所有那些纤维素木浆都干什么了?他们把它藏在一个瞎编的名字后面,让你吃下去了,就这样。

觉醒的最佳素材,就是直接伸到你鼻子前的木浆。
人人都在这么做。杰米玛大婶的煎饼糖浆?纤维素。品食乐公司的奶酥?纤维素。卡夫百吉福?快餐奶酪?莎莉集团的早餐碗?纤维素。纤维素。上帝诅咒的纤维素。

Schuym1 Et tu, 热口袋?

原来,纤维素能为加工过的食品提供质感,所以食品公司已经愉快的采用它作为不必要和不方便的昂贵原料的替代品,如面粉和食用油。因为便宜30%的纤维素可食用而且无毒,(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没兴趣限制它的使用——或者,就这一点而言,没限制食品公司可在一种产品中使用它的最大剂量。它确实到处都是。就连有机食品也不是拯救之道——因为纤维素曾经是木头,所以可以称为“有机的”,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这么回事。但是关于纤维素最糟糕的事还不在于它到处都有。最糟糕的是,它根本不是食品。
纤维素,与你以为你付钱购买的名副其实的、普通的食品不同,完全不能被人类消化,也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营养价值。如果一种产品中的它的含量太多,单只舔舔包装纸上甜甜的手印你都可以得到更多营养。
面包条和那块砧板含有相同的木头成分。

#5,僵尸橙汁

快,提几样离你家最近的商店里卖的最健康的饮料。你说橙汁,说了吗?这是你生病时人人让你喝的东西。该死,那东西一定像药或是什么的。而且标签总是提到健康益处——纸盒上嚷嚷着“百分百纯天然!”,“非浓缩物提取!”和“无糖添加!”

Getty 每加仑里还不到4指
为什么不信这些话?说到制做这东西,橙汁可不是香肠。你拿到橙子,把汁挤出来,装进纸盒,或带或不带果肉。事情搞定,开始品尝美味。但是如果我们告诉你,你的“鲜榨”果汁可能有整整一年之“鲜”了,而且里面用的东西能让“活跳尸”喷出来,你会。。。?

Packaging Gateway
纯品康纳的装瓶车间。没拍到的:任何和橙子有关的东西。

恐怖:
为什么纸盒装的天然、健康、百分百、非浓缩物提取的橙汁做得味道全一样,根据牌子不同只有极小的差别,尽管不含有添加剂或防腐剂之类的东西,曾经疑惑过吗?
制作过程确实是从压榨橙汁开始的,但这也是整个过程中第一和最后正常的一步。之后果汁马上封装进巨型储罐,抽除所有氧气。这允许这些液体保存一年以上不变质。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全年供应,即便在橙子已经不当季的时候。

Amazon Fresh
感谢科学,我们能够从圣诞节到独立日一直享用伏特加橙汁鸡尾酒。

这个过程只有一个缺点(从生产商的观点看,那是)——饮料里所有的味道全没了。所以,现在他们被一桶桶水汪汪的、味道跟纸差不多的葡萄困住了。可怜的大型饮料公司会做点什么呢?这有啥可奇怪,他们会用一种称作“味料”的经仔细勾兑的化学混合品给这玩意儿重新调味,那是由配制CK One和其他香水的同样几家香水公司生产的。之后他们再把这些调成橙子味的纸水装瓶买给你。而且,感谢管理法规中的一个漏洞,他们常常懒得在配料表中提到味料里的化学品。听到厨房传来低声呜咽了吗?那是你昨天买的美汁源。它知道你知道了。

Getty
脑脑脑脑脑脑脑脑子!
#4.氨水浸润的汉堡

任何一家卖汉堡的餐馆都会不怕麻烦的向你保证这汉堡有多么纯净天然。像麦当劳(“我们所有的汉堡百分百以牛排制成,提供方农场经由国家承认的农场验证体系认证”)和塔可钟(“如同所有美国牛排一样,我们百分之百的优质牛肉受美国农业部检验,之后又经过我们20道质检点”)这样的连锁餐饮店,会开心的向你保证他们肉类食品的纯正。他们牛肉的健康营养验证读起来就像他们谈论的是奇异的菲列牛排。

麦当劳
圆圆的美食.

除了偶尔大肠杆菌爆发,这些牛肉确实干净。但正是他们怎么让牛肉干净的才让人不放心。
恐怖:
氨水。你知道,就是那种他们在化肥和炉灶清洁剂里使用的强烈化学品。它消灭大肠杆菌真的是很有效果。所以,他们发明了一种流程,中间让汉堡包经过一条弥漫氨气的管道。你可能从来没听说过这个,除了有些时候,成批成批的牛肉散发出如此浓烈的氨水味,以至于顾客要求退货。

Carol Guzy
如果你的巨无霸汉堡啥时候有小便味,那就是因为这个。

这个氨气消毒流程是由一家名为“牛肉产品有限公司”的企业单独发明的,该公司起初发展这个流程是为了利用牛身上最便宜的部分,而不像竞争对手那样出售傻乎乎的上等牛肉(那些餐饮连锁发誓,我们吃的仍是这个)。结果,牛肉产品有限公司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占领了美国的汉堡肉饼市场,达到全部汉堡馅的70%都是由他们制做的。感谢你,氨水!
#3.假蓝莓

想象一块蓝莓松饼

Getty
这里有一块,你这馋鬼。
即便你有刚刚获得的知识,知道在蛋糕粉里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纤维素,一想到松饼还是很难让人不流口水。这主要是因为那些浆果。还有更妙的——它们都这么这么的健康,吃起来味道这么好几乎是不可能的。

Getty
如果我们想好吃,我们就能好吃。愚蠢的展示用浆果。
什么都东西加了蓝莓都会更好吃——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这么多食品里都放蓝莓。于是我们想,确实看见好多产品里有好多蓝莓。你会认为我们应该在周围看到更多的蓝莓田
恐怖:
即便有更多蓝莓田也没用,因为你去年全年吃的蓝莓实际都来自一块田地,而这块田地可能就要化作乌有了。

Getty
我们几乎可以听到松饼在嘲笑我们。
研究被认为含有蓝莓的产品的显示,许多蓝莓都不是自然的产物。所有那些颗颗镶嵌、有弹性又多汁的果粒,彻底是人造的,它们包括不同的组合,玉米糖浆,一点化学师调配的食品色素,还有名字里有一大堆数字和字母的其他化学品。
这些东西仿造得也该死像极了——你需要自己了解化学师的术语才能管这叫牛粪。如果你知道该找什么的话,也勉强能从配料表上看出它们,尽管生产商喜欢用一些胡编的名头给它们加上伪装,比如“蓝莓薄片”,“蓝莓屑”。

Natural News TV
说起“自然”二字,没有什么比从石油化学品中提取的食品色素更有资格了。

在真蓝莓和可恶的假蓝莓之间,有好几项重要区别:假蓝莓有保存期限更长的优势,当然,生产也更便宜。但他们完全没有真东西的健康利益和营养物质。当然,这没有阻止生产商把“蓝莓健康列车”一路开到站,用鲜莓图片和其他瞎编的提示贴满了产品包装。
现在,这里有一些好消息:法律要求生产商把整个这个人造品为消费者标明出来。然而,坏消息是,他们也已经找到了逃避的捷径。第一个想出主意的,凯洛格的迷你麦:

凯乐格
这多少是可以辨认出来的。他们只是贴了一张蓝莓的图片在那儿,同时根本没有揭示这一事实,这种谷物食品看着就像是用硬纸板和蓝色面糊做的。
一大堆“贝蒂妙厨”的产品和Target松饼采用的是第二种路线,通过实际含有一定不定量的真蓝莓把欺骗水平向纵深做了推进。用这招,他们就能合法的在广告里宣传自然口味,同时把绝大多数莓子用人造品替代掉。

Getty
这里面只有三个不是塑料做的

或者,你可以采取“老子TM什么也不给”的路线,就像通用磨坊公司的“蓝莓石榴谷物早餐”身体力行的那样。这一产品的全部卖点就是它含有整吊斗的蓝莓和石榴粒,包装上吹嘘的全是市场部能梦得出来的时髦词儿:

找到最好的家伙
事实上,不仅蓝莓是假的,他们也把讨厌的石榴粒一块儿忘了。
#2,挤着住的散养鸡

买散养鸡蛋是作为消费者感觉良好的最简单方式之一——它们至少像“普通鸡蛋”那样随时能买到,和那种由Big Egg经营的可怕的大型鸡监狱批量生产的鸡蛋一样。该死的是,它们甚至要价也几乎一样。即便我们现在想想其实不确定那是个什么东西,但还是没理由不买散养蛋。至少鸡一定生活在相当好的条件下。干脆,让我们买肉买鸡也要散养的吧!

Getty
新鲜空气,绿草地,足额的公鸡,散养鸡小日子过得不错
额,根据法律,“散养”的定义是,肉用鸡“可以在外面活动”。OK。。。所以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自由,而且看起来只适用在肉用鸡身上。但至少,“外面”等等的让他们还有一些自由。
恐怖:
词语是有力量的,“散养”的原意是无篱笆、无限制。这使它成为一个有力的词,不管我们有多聪明,都会在潜意识里构想出自由母鸡的形象,它骑着小小的自由之马在草原上奔驰,戴着母鸡型号的牛仔帽,快乐的在身后留下一小行美味的自由鸡蛋。也许还配有曼陀林音乐。

Getty
尽管我们有可靠的根据,鸡喜欢Jay-Z。
但事实上,对肉用鸡之外使用“散放”这个词,绝对没有任何相关规定。你的士力架也可以是“散养”的,政府管不着。这一行的人完全了解这个,于是愉快的让我们欣然接受散养的神话,即便事实上散养母鸡生活在差不多像格子笼母鸡一样的监狱里——除了它的一生是在监狱澡堂里度过的,而不是小牢房。

Getty
看,它们是自由的!
人们对自由散养神话的觉醒在慢慢增加,但是尽管曾有一个生产商因为运气用得有点过而被关过几天,这对整个现象都没什么影响。事实上,欧洲将在2012年开始禁止网箱式的鸡蛋生产。但,。。猜猜替代方式会是什么?
#1 骗人的健康宣示

坚果减少得心脏病的危险。酸奶改善消化,预防疾病。婴儿食品能拯救你孩子的过敏性皮炎,甭管它可能是什么东西。这样的产品现在到处都是,而且我们必须承认很难看出它们有什么不对。我们反正要吃酸奶,为啥不顺便让它有利于我们的胃呢?

Getty
“这个牌子能治疗梅毒和糖尿病。”
只是我们忍不住想问,这些魔力食品是从哪里突然出现的。昨天你的花生还是花生,突然,它又能治疗冠状动脉疾病,又能降低心脏病发的危险。也许食品科学昨个儿刚发现了一块贼宝贼宝的宝地?
要么,就是咱们又被忽悠了。

Amazon Fresh
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得了花生先生的花言巧语。

恐怖:
绝大多数产品健康宣示采用的技术比我们多数人知道的都要老:瞎编滥造的古老艺术。其实,奇妙酸奶的“健康效果”和大部分其他产品声称达到药物水平的健康利益,都可以被完全、彻底和轻易的揭露出来。那么,为啥他们还能持续推销这号东西?
这一切是从2002年开始的,当时许多普通食品突然发现自己获得了令人惊讶的、迄今为止没人见过的超级功效。这时(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为我们引入了一个新类别的审批前产品声明。它叫作“资格健康声明”,只要一家公司的产品达到某种资格要求,这份声明基本上就成为它可以使用的另一份营销吹嘘宣传单罢了。这并不新鲜。但新鲜的是,这张单子上对产品健康宣示所需的科学证据共识却只字不提。

Getty
“这辣椒可以保持你几小时精力充沛,茄子能替代化疗。”
自从“不需要共识”成为“付钱买通试验人员提你的产品说好话,我们会听了就当真不管别人再说啥”的法律术语之后,各公司便马上发了疯。
“不需要共识”作为法律术语,代表的是你可以付钱买通一个穿试验白大褂的家伙,让他说你的产品具有神奇功效,然后大家会把这话当真,别人再说什么都没用了。从那以后,各家公司便发了疯。突然,人人都有一位可敬的科学家,或者角落里还有六个。而他们发表的说明书基本上让他们可以在宣传中或是包装上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们不是说这些产品吹嘘的健康性质没有半点作用。有很多效果,但是很难说不停大吹大擂的补充说明跟它们有什么对应。行了,食品产业——就告诉我们真心话吧。你不就是发现我们吃什么都行吗?狗屎,人们还买烟卷呢,不是吗。

Getty
“有个医生说,抽烟能治疗我的痛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