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CEO佩奇专访:用Android系统重新定义移动

谷歌CEO佩奇专访:用Android系统重新定义移动

腾讯科技讯(童云)北京时间12月12日消息,在上个月,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接受了《财富》杂志高级撰稿人米格尔·赫尔夫特(Miguel Helft)的专访,这是自佩奇在2011年4月份出任谷歌首席执行官以来第二次接受话题覆盖范围广泛的媒体专访。在这次长达70分钟的专访中,佩奇讨论了有关谷歌未来、整合摩托罗拉移动的计划、以及自他接任谷歌首席执行官以来其管理风格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等。

以下是此次专访的内容节选:

《财富》:你何时考虑下一步将作出什么押注,又是如何选择押注的?

佩奇:那是我们一直都会多加考虑的事情。不幸的是,没有一种完美的科学能用来给如何选择押注制定衡量标准。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我感觉谷歌正处在未知地带,这意味着我觉得没有一个历史范例能让我信手拈来,然后对自己说道:“为什么我们不那样做呢?”我们的公司规模很大,我们正在做许多不同的事情,我们想要成为一家与众不同的公司,我们想要让自己的业务中更多地拥有社交元素,我们希望人们能对他们正在使用的产品感到满意,我们想要自己的员工对在这里工作感到开心。

抱歉,现在让我们回到你提出的主要问题上来,也就是选择做些什么的问题。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是,能刺激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惊异的人们想要为之努力的事情。比如说自驾车的问题吧,你知道有很多人会死(于车祸),也知道会有很多劳动力会被浪费。你拥有越好的交通运输系统,在工作中就能有更多的选择,而且从社交方面来说也是好的,在经济方面也很可能是好的。我喜欢我们提出像这样的问题:重大的事情是那些能带来重大影响的技术。而且,我们十分确定自己能做到。无论我们需要在科技领域中进行什么样的投资才能做到这一点,与其回报相比都不足道。

《财富》:(在自驾车的世界中)还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改变的?我们会不需要街灯吗?城市将会变得不同吗?你对未来可能发生什么有过展望吗?

佩奇:想要作出完整的预测是非常困难的。你知道,我觉得现在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之一是停车问题。我们想要建造一个停车场,而我拿到手的报价达到了每个停车位4万美元。建造停车场需要混凝土和钢铁,你真的希望把所有混凝土和钢铁都用来建造停车场吗?这看起来是非常愚蠢的事情。如果我们拥有自动化的汽车,或者甚至只是拥有某种程度上的自动化汽车,那么就会在停车问题上节省数亿美元资金,这单单是指谷歌而言。自动化汽车能给你带来的体验是,你可以直接开到你工作所在办公楼的前门下车,然后汽车会自己开走和停放;当你需要开车的时候,可以在走出大厦时用电话发出通知,然后到你下楼以后,你的汽车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你。

《财富》:现在让我们回到公司管理的问题上来吧。在你上任以后所作出的最重大的改变之一是,围绕着产品集团来组织这家公司,那么你对已经完成的重组进程感到满意吗?如果一部分重组进程与加快速度有关,那么你这样去做了吗?又是如何对其作出衡量的呢?

佩奇:这是我的工作,而我的个性是永远都不会满足。但从整体上来说,我对我们已经做出的改变感到非常满意。我认为,我们已经为这家公司确立了重点,那是非常有帮助的。我在整体上对此感到高兴。

《财富》:你会对(你执行的)速度做出测量吗?

佩奇:很难真正精确地作出测量,但我认为许多事情都已经有所改善。在如何提交代码的问题上,我们对自己的执行速度有一个测量标准。我们已经在这一方面取得了一些改善,我觉得这是件好事。但我很可能会更加依赖于直觉的感觉。

《财富》:网络搜索正在经历一个相当重大的转型时期,知识图谱(Knowledge Graph)、语音搜索服务Google Now和移动等新事物层出不穷。你觉得,搜索应该能做到什么事情?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事情能指示未来五年或十年将会发生的事情吗?

佩奇:在搜索的问题上,我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一直都在说同样的事情,那就是完美的搜索引擎将会真正理解你所需要的任何东西,将会深刻地理解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在某种程度上给你带来恰好需要的东西。

我觉得,我们在购物方面将会去做的一些事情也会与此有关。在购物活动中,我们已经更多地转向一种竞价模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需要确保自己能获得信息来更好地架构搜索引擎,而且拥有相当准确的信息来提供给用户,其原因很明显,那就是如果你要购买什么东西,那么就是一种商业交易。

我们已经在极大程度上集中致力于确保自己在所有事情上都拥有非常精确的、非常具有结构性的数据。在过去七年时间里,我们一直都致力于改进谷歌地图,做了许多事情都是为了获得确切的数据,比如这条街道上有什么东西,这家公司的名称,这座大厦的轮廓,诸如此类。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拥有越精确、越详细和越具有结构性的数据就越好。这就是我们收购ITA的原因所在,也就是为了确保我们能拥有更好的结构化旅游信息。

《财富》:我们正在从桌面转向移动,许多事情都是在这种转变趋势中发生的。有很多人都担心移动广告的前景,你认为这种新服务的商业化前景如何?

佩奇:很明显,我们拥有一家规模庞大的公司,无论是营收还是员工人数都是很多的,因此我们需要非常严肃地对待自己的核心业务,也就是搜索和广告等等。现在而言,这些核心业务确实正在经历某种程度的破坏,而我认为这是很棒的。对科技行业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我们正在构建新的事物,新的软件,这些新东西与老的事物相比能真正满足人们的需求。那是一个机会。

在早期,我们确实依靠Android操作系统来作出自己的押注。我们觉得,移动体验确实需要重新思考,不是吗?那是正确的,而且一直都非常成功。我认为,由于我们用来开发Android系统而获得的那种体验和知识,我们对这个领域有了真正良好的理解。我觉得,我们正处于商业化的早期阶段。每部手机都拥有一个地理位置,这个事实对于商业化来说是非常有用的。

我许多事情都视为一种“添加物”,你能在移动领域中去做这些事情,而这是你在以前做不到的。我认为,在有了这些事情以后,我们将可比现在赚到更多的钱。

我觉得,(除了谷歌以外)你找不到其他公司能处在更好的位置上,在移动广告和商业化的领域中进行过渡和创新。我们已经获得了自己所需要的所有东西,将在未来朝着这个方向去做。

《财富》:在只有桌面搜索的旧世界中,你们在那时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雅虎微软。那么,现在的竞争对手是不是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呢?变成了(苹果语音助理服务)Siri?在商业查询领域中,竞争对手是亚马逊吧?

佩奇:我想说的是,我确实不会那样想这个问题。

《财富》:因为你不会考虑竞争问题?

佩奇:很明显我们会在某种程度上考虑竞争问题,但我觉得,我的工作主要是让人们不要考虑竞争对手。从整体上来说,人们会去考虑已经存在的东西,这是一种趋势。而我们的工作是,去考虑那些还不存在的、但却是真正需要的东西。很明显,如果我们的竞争对手知道这种东西,那么也不会对我们或其他任何人说。我觉得,只有我们自己的强项、弱项和机会才是与其他任何公司有所不同的东西。

《财富》:我不知道就当前的这个行业来说,这是不是独一无二的,但有些公司很明显正在彼此竞争(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等),这些公司拥有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

佩奇:当你那样去想的时候,我确实会将其视为一种耻辱。所有大型科技公司之所以能变成大型公司,是因为它们都做了一些很棒的事情。就用户端来说,我想要看到的是更多的合作。互联网是在大学里诞生的,生来就是为了交互性操作。随着我们将互联网商业化的进程,越来越多“孤岛”一样的元素被加入其中,我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应该对用户感到羞愧。

《财富》:那么从这一方面来说,苹果仍旧是个合作伙伴,同时也是竞争对手。你和(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曾是朋友。

佩奇:有些时候是。

《财富》:只是有些时候对吧。你说过,他们对有关Android的所有东西都感到愤怒,而你认为那只是为了作秀。

佩奇:我没有说过是全部,只是一部分。

《财富》:(苹果那样做)有一部分是为了作秀,目的是让“军队”集结起来?

佩奇:顺便说一句,那是我尝试不要去做的事情。我不喜欢以那种方式将我的公司集结起来,因为我觉得如果你要看看其他人正在做些什么的话,那么应该关注的是他们现在正在做些什么。

《财富》:对你们的某些服务来说,很明显苹果是重要的经销合作伙伴之一。这种关系是怎样的呢?

佩奇:我要尝试去说的一件事情是,如果所有人都能更好地和睦相处,不让用户因为其他人的活动而受苦受难,那么这会是件好事。我试图构建这种模式,我们非常努力地尝试让自己的产品在尽可能广泛的范围内可用,那是我们的哲学。我觉得,有些时候我们被允许这样去做,有些时候则不被允许。

《财富》:那么,你们是否正在与苹果就这种事情进行对话,并尝试着去解决问题呢?

佩奇:我想说的是,很明显我们正在与苹果对话。我们与苹果之间有着重要的搜索关系及其他关系,我们会与其进行对话,诸如此类。

《财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谷歌是以70:20:10的模式组织起来的,也就是70%的努力旨在开发搜索和广告业务,20%是应用(还有10%是全新的项目)。现在这种模式仍在使用吗?

佩奇:是的,我们仍旧是这样认为的。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目前正处于在谷歌历史中一个独一无二的点上,也即是原本归属于20%的很多东西正在朝着70%的方向转化。比如说,你把Android放在什么位置上呢?从影响来看,这个操作系统很可能应该归属于70%的类别——其商业化进程目前还处在早期阶段。

《财富》:在20%的类别中还有(其他)什么?

佩奇:这是一个如何权衡划分的问题,我不会确切地考虑哪些业务被划分到20%的类别中去,因此无法随手举出一个例子。

《财富》:好吧。不过,Google X(包括自动驾驶汽车和谷歌眼镜项目,这是一种增强现实眼镜)肯定是划分在10%类别中的吧?

佩奇:没错。我的经验是,这听起来有些滑稽,因为我觉得投资者一直都对此感到担心。你知道,(投资者会觉得)“天啊,他们会把所有钱都花在自动驾驶汽车上。”我的感觉是,无论是多么努力地区尝试,都永远不能做大那10%,因为很难让人们去做那些真正雄心勃勃的事情,而让人们去做那些增值性的事情要更加容易一些。

《财富》:因为那会让他们觉得舒适?

佩奇:正是如此。

《财富》:Google+是一个庞大的押注。

佩奇:确实如此。

《财富》:一个庞大的押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与Facebook之间的竞争?在所有的谷歌产品之间编织一种同一性?你曾说过,(谷歌产品的)采用率高于你此前预期。对于未来的谷歌,衡量公司是否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呢?

佩奇:我觉得,谷歌将会非常良好地运作。如果Google+的用户感到满意,而且用户人数取得增长,那么我会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我们认识到了某件事情的重要性。在这幢大厦中,我们拥有一个庞大的团队。如果你到处走走看就会发现,所有人都怀着激动的心情,四处奔跑着为之努力工作。我觉得,他们正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每一天都会让它变得更好,那就是我的衡量标准。

Google+还有(另一个)组成部分。我觉得,为了让我们的产品能真正良好地运作,就需要一种良好的分享方式。在做Google+以前,我们有18种不同的分享方式;而现在我们拥有一种运作良好的方式,而且正在改进。

《财富》:Google+被“编织”到其他谷歌服务中的最早的例子之一是搜索,对此谷歌曾面临相当多的批评。在某些情况下,有些人并不是Google+的活跃用户,而是你们把这些人(的Google+资料放到搜索结果中去)。这不一定是对这种资产的最好的使用方式,有些人甚至说你们正在背叛一直都会提供最好的、没有偏见的搜索结果的承诺。你对此有什么话要说吗?

佩奇:你们应该希望我们去做的事情是真正构建令人惊喜的产品,而且真正带着长期的重点目标去做这件事情。正如我以前所提到过的那样,我们必须了解应用,必须了解你们会购买的东西,必须了解机票。我们必须了解你们可能会搜索的任何东西,而人们本身也是你们可能想要搜索到的。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不同的思考方式,我们将会把人作为搜索业务中的头等目标。我们需要让这种模式运作起来,需要开始去做这件事情。如果你关注一种产品,然后在这种产品发布的当天,你可能会说:“它所做的事情不是我觉得它应该去做的事情。”而我们的回答会是:“好吧,也许是的。这种产品今天才刚刚发布。”也就是说,你必须进行互动,必须为你的声誉进行辩护,必须让产品真正运作起来。因此我认为,在我而言,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任何问题。我觉得,人们所关注的不是长期的东西。我还觉得,如果我们想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来满足你们的信息需求,那么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需要真正了解一些东西,而且需要非常有深度的了解,而人本身也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财富》:我不知道就当前的这个行业来说,这是不是独一无二的,但有些公司很明显正在彼此竞争(谷歌、苹果和亚马逊等),这些公司拥有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

佩奇:当你那样去想的时候,我确实会将其视为一种耻辱。所有大型科技公司之所以能变成大型公司,是因为它们都做了一些很棒的事情。就用户端来说,我想要看到的是更多的合作。互联网是在大学里诞生的,生来就是为了交互性操作。随着我们将互联网商业化的进程,越来越多“孤岛”一样的元素被加入其中,我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应该对用户感到羞愧。

《财富》:那么从这一方面来说,苹果仍旧是个合作伙伴,同时也是竞争对手。你和(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曾是朋友。

佩奇:有些时候是。

《财富》:只是有些时候对吧。你说过,他们对有关Android的所有东西都感到愤怒,而你认为那只是为了作秀。

佩奇:我没有说过是全部,只是一部分。

《财富》:(苹果那样做)有一部分是为了作秀,目的是让“军队”集结起来?

佩奇:顺便说一句,那是我尝试不要去做的事情。我不喜欢以那种方式将我的公司集结起来,因为我觉得如果你要看看其他人正在做些什么的话,那么应该关注的是他们现在正在做些什么。

《财富》:对你们的某些服务来说,很明显苹果是重要的经销合作伙伴之一。这种关系是怎样的呢?

佩奇:我要尝试去说的一件事情是,如果所有人都能更好地和睦相处,不让用户因为其他人的活动而受苦受难,那么这会是件好事。我试图构建这种模式,我们非常努力地尝试让自己的产品在尽可能广泛的范围内可用,那是我们的哲学。我觉得,有些时候我们被允许这样去做,有些时候则不被允许。

《财富》:那么,你们是否正在与苹果就这种事情进行对话,并尝试着去解决问题呢?

佩奇:我想说的是,很明显我们正在与苹果对话。我们与苹果之间有着重要的搜索关系及其他关系,我们会与其进行对话,诸如此类。

《财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谷歌是以70:20:10的模式组织起来的,也就是70%的努力旨在开发搜索和广告业务,20%是应用(还有10%是全新的项目)。现在这种模式仍在使用吗?

佩奇:是的,我们仍旧是这样认为的。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目前正处于在谷歌历史中一个独一无二的点上,也即是原本归属于20%的很多东西正在朝着70%的方向转化。比如说,你把Android放在什么位置上呢?从影响来看,这个操作系统很可能应该归属于70%的类别——其商业化进程目前还处在早期阶段。

《财富》:在20%的类别中还有(其他)什么?

佩奇:这是一个如何权衡划分的问题,我不会确切地考虑哪些业务被划分到20%的类别中去,因此无法随手举出一个例子。

《财富》:好吧。不过,Google X(包括自动驾驶汽车和谷歌眼镜项目,这是一种增强现实眼镜)肯定是划分在10%类别中的吧?

佩奇:没错。我的经验是,这听起来有些滑稽,因为我觉得投资者一直都对此感到担心。你知道,(投资者会觉得)“天啊,他们会把所有钱都花在自动驾驶汽车上。”我的感觉是,无论是多么努力地区尝试,都永远不能做大那10%,因为很难让人们去做那些真正雄心勃勃的事情,而让人们去做那些增值性的事情要更加容易一些。

《财富》:因为那会让他们觉得舒适?

佩奇:正是如此。

《财富》:Google+是一个庞大的押注。

佩奇:确实如此。

《财富》:一个庞大的押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与Facebook之间的竞争?在所有的谷歌产品之间编织一种同一性?你曾说过,(谷歌产品的)采用率高于你此前预期。对于未来的谷歌,衡量公司是否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呢?

佩奇:我觉得,谷歌将会非常良好地运作。如果Google+的用户感到满意,而且用户人数取得增长,那么我会感到非常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我们认识到了某件事情的重要性。在这幢大厦中,我们拥有一个庞大的团队。如果你到处走走看就会发现,所有人都怀着激动的心情,四处奔跑着为之努力工作。我觉得,他们正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每一天都会让它变得更好,那就是我的衡量标准。

Google+还有(另一个)组成部分。我觉得,为了让我们的产品能真正良好地运作,就需要一种良好的分享方式。在做Google+以前,我们有18种不同的分享方式;而现在我们拥有一种运作良好的方式,而且正在改进。

《财富》:Google+被“编织”到其他谷歌服务中的最早的例子之一是搜索,对此谷歌曾面临相当多的批评。在某些情况下,有些人并不是Google+的活跃用户,而是你们把这些人(的Google+资料放到搜索结果中去)。这不一定是对这种资产的最好的使用方式,有些人甚至说你们正在背叛一直都会提供最好的、没有偏见的搜索结果的承诺。你对此有什么话要说吗?

佩奇:你们应该希望我们去做的事情是真正构建令人惊喜的产品,而且真正带着长期的重点目标去做这件事情。正如我以前所提到过的那样,我们必须了解应用,必须了解你们会购买的东西,必须了解机票。我们必须了解你们可能会搜索的任何东西,而人们本身也是你们可能想要搜索到的。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不同的思考方式,我们将会把人作为搜索业务中的头等目标。我们需要让这种模式运作起来,需要开始去做这件事情。如果你关注一种产品,然后在这种产品发布的当天,你可能会说:“它所做的事情不是我觉得它应该去做的事情。”而我们的回答会是:“好吧,也许是的。这种产品今天才刚刚发布。”也就是说,你必须进行互动,必须为你的声誉进行辩护,必须让产品真正运作起来。因此我认为,在我而言,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任何问题。我觉得,人们所关注的不是长期的东西。我还觉得,如果我们想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来满足你们的信息需求,那么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需要真正了解一些东西,而且需要非常有深度的了解,而人本身也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