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豆瓣越深,恨改版越切”

“爱豆瓣越深,恨改版越切”

豆瓣昨日改版,再次引发狂喷。

微博作者“水木丁”说:“人说船小好调头,豆瓣这么多年,都保持了随时调头这个脾气秉性,换了个多大的船,一把舵,也不管船里人矮呀妈呀的甩成一锅粥。”

这是正确的,如果你是豆瓣的老用户,你会发现,豆瓣大概每年一次进行的改版,从来就不是小修小补。所以对于习惯旧版的人来说,新版的适应过程相当艰难——这体现在适应新功能上,更体现在适应新的视觉风格上。在新浪微博上搜索“豆瓣改版”,你会发现,12月17日改版的槽点集中在黑色导航条上——大多数人认为这个模仿了谷歌导航条的设计,和豆瓣的小清新本质格格不入。

因为“难看”所以吐槽,并非不可理解,但这容易让我们忽略豆瓣新版界面背后的功能逻辑——事实上,这种逻辑与用户价值的关系才更大。在和《商业价值》出版人张鹏聊天时,杨勃曾经说过,“用户体验有时候不是产品关注的终极问题,终极问题应该是用户价值”。

所以那个让人不爽的导航条是有价值的。知乎用户 JJ Ying 总结得非常好,“这个黑条的存在其实是故意割裂了各个模块之间的联系,用一个灰色的(豆瓣的视觉太小清新了,黑条没法太黑,只能灰灰的)区域来分离总导航和其下的页面内容。”简单来说,这种割裂,会让用户在使用豆瓣阅读、豆瓣读书等产品的独立感更强,也让他们更加专注。

此外,豆瓣读书、电影、音乐……这些服务在改版中也有了符合各自特征的配色——而不是以前统一的绿色。这同样是为了让它们更加独立,差异化更强。

这种意图,也通过导航栏的变化清晰地表达了出来。你可以看到豆瓣阅读、豆瓣FM,这两个衍生自豆瓣读书和豆瓣音乐的服务,已经和母品牌处在同一条导航栏上。从用户角度而言,把这类更加产品化、用户区隔度更高的产品提上来(提到导航栏上),的确更方便使用了。

这背后的逻辑是:豆瓣也许不愿意让自己成为一个面目模糊的“网站”,而是更希望成为各种好用产品的汇聚地。用户可以在这里各取所需,轻易获得各项服务——他们以后也许是“豆瓣阅读”用户、“豆瓣FM”用户,而不是今天笼统的“豆瓣”用户。出现各种强大的子品牌,也许才是豆瓣愿意看到的。

而界面的改版,正是这种逻辑下的产物。如同豆瓣某位内部人士所言:“从大方向看,豆瓣就是走多产品线策略,现在导航的变化符合这个方向。”

现在让我们回到原来的问题:为什么豆瓣改版如此频繁?为何豆瓣无论如何改版总是被喷得最凶?

必须考虑到豆瓣的特殊身份。它是中国甚少不 Copy 国外成熟模式的网站,大多数时候都在自己摸索,所以频繁的改版可以当成是一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

很多时候,改版是失败的:在 RSS 最热的时候,豆瓣推出过九点(曾出现在顶层导航栏上),但随着博客热的消减,九点逐渐被边缘化。你今天还能看到它,在导航栏的“更多”里;在微博兴起的时候,豆瓣推出了“豆瓣说”,但这项服务很快被证明是失败的——豆瓣并不是一个熟人网络,没有多少人喜欢在上面唠唠叨叨,现在它已经消失。而在更早的时候,你会发现豆瓣的个人首页更像是社交网络的界面……

今天的豆瓣,已经回归了。它的 Slogan 是“致力于帮助都市人群发现生活中有价值事物”——书、电影、音乐,还有前不久推出的“东西”。它也开始卖这些有价值的东西,今年出的豆瓣阅读、豆瓣电影在线选座购票、豆瓣同城的票务,都是直接面向用户收费的产品,算是电商了,“这是豆瓣在今年最重要的一个进展”。

至于人们为什么爱喷豆瓣的改版,答案也许更简单。

在中国,没有一个网站会如同豆瓣一样如此深入年轻人的精神生活——图书、电影、音乐、演出,甚至还包括基于上面而建立的社交关系。不夸张的说,它相当于很多人的精神家园。所以当豆瓣进行意料之外的改版时,这些用户的反应会极其激烈。简单来说,“爱豆瓣越深,恨改版越切”。

 

题图来自 kadikartulid3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