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武挥:迅雷:又一个慢公司

魏武挥:迅雷:又一个慢公司

互联网里有一个相当出名的慢公司:豆瓣,和很多公司不同,豆瓣一直给人一种“慢悠悠”地发展之感,似乎也不太喜欢赶时髦,有时候还做一点外人看不太懂的东西(比如阿尔法城)。豆瓣的用户一直发展得不快(相对于其它公司而言什么一两年搞了几千万用户甚至过亿),直到前年和腾讯合作了一把以后,用户量的增长才开始提速。豆瓣的创始人杨勃也给人一种很沉稳的形象,慢条斯理,也不张扬。

从这个角度出发,其实迅雷有点像豆瓣,走的不是一条快速增长的道路。行业内,邹胜龙也不是一个喜欢到处张扬的创始人,一直到IPO失败,邹也没想过要怎么去和媒体沟通。这是一个信奉技术为王产品说话的人,有着很强的“工程师思维”。

但从这篇访谈中可以看到,邹胜龙的慢,和杨勃的慢其实是不同的。杨勃是真心不想快,但邹胜龙并不想做慢公司。这篇访谈中提到了三个重要节点:1、迅雷06年本来有转型的机会;2、迅雷曾经投入三个亿想抢占视频市场;3、迅雷IPO失败,按邹的说法,是太过自信。

一个企业,大致有三个互相紧扣的环:目标、战略和战术。目标上,邹胜龙和杨勃一样,都有一个很大的梦想,试图去做一个服务很多人的公司(未必是利润率最高的公司),战术上,迅雷和豆瓣也差不多,基本属于慢慢推进产品的数字公司。但在战略的考虑上,杨勃就是典型的不急不躁,而邹胜龙并非如此。他要反思的原因就在于:他嫌自己慢了。

文中提到,邹认为互联网四大领域门户、搜索、IM和下载。既然前三者都孕育出了大公司,没有道理下载不会弄出个巨头来。邹用深耕技术和产品的方法来“磨”一个大公司,至少在互联网这个飞速发展的领域中,战略选择是有问题的。

要改变这种状况,判断timing是很重要的。风险投资圈里有一句名言:当猪站在风口上,猪也会飞。重点就是这个“风口”的时机判断。迅雷的这三个节点的失误,都和时机有关。除了IPO失利并不能算邹的太大过失之外,另外两个,都是邹闷头做事不太看大势的结果。杨勃不跟大势走自有他本来就想慢的道理,但邹既然想做霸主巨头,得抬头跟跟大势。

这篇访谈让我读到了邹胜龙的“纠结”。一方面他强调“在‘先’与‘后’之间,我宁愿选择‘后’一点”,一方面又心心念念想抢占住某个市场,实现商业上的一个大梦想,于是“但往往有时‘后’一点,则另外的风险又不期而至,所以这是一个很难权衡的问题。”

迅雷能不能改变?我个人以为很难。按照邹胜龙的说法,他和他的创业伙伴牢牢地控制着这家公司,创始人的个性已经决定了这个公司的个性。邹不妨把迅速抢占某个市场,圈出自己的势力范围(而且还要很大)这个想法放下,顺着自己的个性慢慢来,又何尝不是一条道路?因为迅雷的底子很好,用户基础足够:量大、有粘度、忠诚度也高。在这样一个具体前提下,迅雷慢慢磨慢慢熬,未必不会没有机会,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它已经度过了靠风险投资喂奶的阶段。

有些东西会水到渠成,拼命狂飙突进,违背自己的性子,是做不好的。

—— 商界评论一篇关于邹胜龙访谈长稿的配套短评,刊发后我发现做了极大的修改,和我本意不符。在表示理解的同时,也必须表示我的强烈反对 ——、

VIA:魏军武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