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Hulu恐因CEO吉拉尔离职一蹶不振

财富:Hulu恐因CEO吉拉尔离职一蹶不振

Hulu CEO杰森·吉拉尔

Hulu CEO杰森·吉拉尔

导语:《财富》杂志网络版今日撰文指出,美国视频网站Hulu CEO吉拉尔上周突然宣布离职,由于吉拉尔在公司具有很强的号召力,他的离开可能会引发员工离职潮,令管理层陷入动荡,与新闻集团等母公司的矛盾进一步加深。Hulu恐怕就此一蹶不振,滑向衰退的深渊。

以下为文章全文:

或引发离职潮

视频网站Hulu CEO杰森·吉拉尔(Jason Kilar)上周表示,他将从公司辞职。由于吉拉尔离职的消息已经传了许久,外界对此并不感到吃惊。吉拉尔以其特有的方式抛出了这一重磅炸弹——在博客上宣布了离职的消息。

这篇博客没有一丝傲慢无礼的痕迹及经常惹怒Hulu媒体母公司的冷嘲热讽,倒是充斥着辛酸乃至忧郁的字眼:吉拉尔回忆了他带领Hulu走向成功的艰辛历程——2007年Hulu还默默无闻,而到2012年,该公司付费用户突破300万,营收达7亿美元。

“这是我迄今做出的最艰难的决定之一。”他写道,但并未给出离职的任何理由,也没有去指责他人,或是对整个行业和Hulu母公司的嘲讽。实际上,这篇博文留下的问题多于答案,对于Hulu的长期发展,以及如何在一个竞争十分激烈的行业中生存,更是如此。

Hulu首席技术官理查德·汤姆(Richard Tom)也将离职,这让业内人士十分好奇,究竟还有多少人会离开Hulu。有些人估计,与吉拉尔一起创打拼过的许多员工也将随他而去,这其中既有他在亚马逊的同事,也有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校友,离职潮的出现恐怕让Hulu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美国基金Capital Advisors股权投资战略经理钱宁·史密斯(Channing Smith)说:“无论你何时看到参与创建一家公司的核心管理人员离开,肯定都会对这家公司的前景充满担忧。”有些行业分析师甚至担心,这或许会是Hulu走向没落的开始。

与母公司矛盾重重

Hulu由新闻集团和康卡斯特旗下NBC环球在2007年共同创建,除了这两大传媒巨头,迪士尼也持有该公司股权。凭借母公司的优质媒体资源,Hulu在吉拉尔的带领下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其表现甚至连最严厉的批评者也大跌眼镜。

Hulu在创立之初还被质疑者打上了“小丑公司”(Clown Co)的标签,因为他们认为传统守旧的传媒巨头或许会成为Hulu获取先进技术产品道路上的绊脚石。业内人士认为,Hulu之所以能快速发展并取得成功,身为亚马逊前高管的吉拉尔功不可没。Hulu去年12月份宣布,公司去年营收同比增长65%。

然而,吉拉尔与媒体母公司之间的关系一直很紧张,甚至一度剑拔弩张。在发展方向上,Hulu公司内部始终存在分歧,而且也出现过战略失误。偶尔,这些内部矛盾还被曝光。2011年2月,吉拉尔在博客中对传统媒体冷嘲热讽,基本上就像是宣告“传统电视已死”一样。这一宣言的基调显然在新闻集团旗下福克斯和迪士尼旗下ABC不讨好。

此前一年,吉拉尔还公开反对媒体母公司每月9.99美元的付费电视收费计划,他坚持认为要想在视频行业保持竞争力,4.99美元的定价才更加合理。最终,媒体母公司做出让步,以7.99美元作为Hulu Plus服务的价格。此外,在得知媒体母公司正寻求与Netflix等竞争对手达成内容协议后,吉拉尔怒不可遏,不停给他们打电话,要求终止谈判,因为他觉得此类协议会削弱Hulu产品的竞争力。

打开“潘多拉魔盒”

除此之外,Hulu在2010年实施IPO(首次公开招股)的计划也未能实现,而整体出售的方案同样泡汤。据知情人士透露,有一家公司曾出高价收购Hulu,但媒体母公司不愿将其卖掉,原因是他们希望继续控制内容的价格和授权方式,进而确保Hulu不会蚕食传统电视广告收入。但问题是,Hulu在这一领域与Netflix、Amazon Prime、谷歌、DISH Network旗下TV Everywhere、Comcast旗下Xfinity和NimbleTV的竞争日趋加剧。

这种混乱局面不仅激怒了吉拉尔,同样令Hulu的第四大股东、知名私募股权投资公司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以下简称“Providence”)感到不满。Providence曾在2007年以1亿美元收购了Hulu 10%股权,但该公司具有卖出选择权(可在去年秋天行权),即能以2亿美元将这部分股权重新卖给Hulu。

去年10月份,Providence最终行使了这一期权,这打开了质疑Hulu未来前景的“潘多拉魔盒”。毕竟,Providence之所以对Hulu这样的公司进行投资,唯一的理由是相信它们可以持续增长,创造利润。所以,如果Providence认为Hulu未来仍然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为何会选择将10%的股权卖回给它呢?

由于Providence与吉拉尔兴趣相投,当时业界传闻吉拉尔在Hulu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媒体分析师詹姆斯·麦克奎维(James McQuivey)说:“对于一个希望看到Hulu业绩与用户增长的人来说,对于这一结果,已不再感到十分吃惊。令我惊讶的是,吉拉尔竟然又在Hulu呆了这么久。”

Hulu重要性下降

麦克奎维认为,媒体母公司已经或多或少丧失了对Hulu的兴趣:“他们不希望Hulu取得成功。媒体母公司认为,如果Hulu获得成功,那也是通过蚕食电视媒体业务的营收(即电视收视率)实现的。所以,他们决定限制Hulu的发展,或者说至少不要让它过于成功。”

新闻集团等传媒巨头当初创建Hulu时,目标是为了迎合消费者对网络电视内容的需要,防止消费者使用盗版内容。他们认为,音乐行业的一幕会在视频行业重演,用户将通过点对点文件分享方式来传播视频内容。为此,媒体公司会在节目播出一天以后,将内容放到网上。

与此同时,随着基于身份验证的模式——即如果用户能证明他们已经付费,即可观看电视节目——取得成功,对用户使用盗版内容的担忧最终消失。麦克奎维说:“这种模式可以让媒体公司避免业务之间直接蚕食,也让Hulu变得可有可无。”媒体公司当然不愿意将他们的内容最终变成虚拟货币。

迪士尼CEO鲍勃·伊戈尔(Bob Iger)在一份声明中称,“吉拉尔始终是Hulu故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将它从一个有趣的创意,变成一种不断演变的创新商业模式。我们对他的成就而感到自豪,对他所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我们与他一样,坚信Hulu团队可以继续书写辉煌。”Hulu的其他媒体母公司则暂未对此发表评论。

雅虎CEO潜在人选

对于Hulu的未来发展,吉拉尔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也做出了许多牺牲。去年,在上任不久的CEO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因学历造假丑闻辞职后,雅虎曾向吉拉尔抛出橄榄枝,但遭到了他的拒绝。吉拉尔放弃了更好的发展机遇,一心一意为Hulu付出:他恳求媒体母公司注资2亿美元,帮助Hulu制作更多的原创节目,打造不同于竞争对手的服务模式。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传媒巨头根本不愿解囊相助。毕竟,Hulu已经在去年10月举债3.38亿美元回购股份,同时支付2012年员工1.34亿美元的股权激励支出。迪士尼在11月21日提交监管部门的文件中披露了这一信息。

这可能使得吉拉尔心灰意冷,最终决定离开自己苦心打造的Hulu。麦克奎维说:“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吉拉尔也认清了一个现实,那就是Hulu永远不会变成他向员工承诺的那个样子,而他向市场描述的前景同样无法实现。史密斯则表示,“我怀疑Hulu内部在未来业务模式,以及如何从战略上改造公司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大多数人认为,吉拉尔根本不用为自己的出路发愁。史密斯说:“很显然,他在业界备受尊崇,拥有更高的声望。”麦克奎维十分赞同史密斯的观点:“我相信无论他选择在哪个领域打拼,都会获得成功。对于他经历的一切磨难,我相信科技界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将他看作是一个殉道者。”至于Hulu的未来出路,则很有可能会是另一番光景。(清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