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级运营商短信业务全线下滑 行业短信勉力托盘

省级运营商短信业务全线下滑 行业短信勉力托盘

省级运营商短信、彩信、手机报业务全线下滑

IT时报记者 尤歆飞

2012年不是人类的世界末日;但2013年之后的某一天,或将成为短信的末日。尽管“去年我国短信量同比减少20%”的消息已被辟谣,但是中国运营商短信业务增幅缓慢或者增长停滞,却是实实在在不乐观的趋势。当QQ、微博继续高歌猛进,微信、阿里旺旺纷至沓来,刚刚度过20岁生日的短信,恐怕要提早步入黄昏时节。

点对点短信增幅下滑

现年30岁的IT程序员华刻柳算是上海最早一批“拇指控”。2001年踏进大学校门时,他是系里第一批用手机的人,特别风光。那时,打手机一分钟6毛,很贵,小华舍不得用,1毛钱一条的短信成了他的最爱。追女生、约朋友打球、给长辈拜年,都浓缩在这小小的70字当中。小华对《IT时报》记者说,“那一阵,每天晚上寝室熄灯后,我就躲在被窝里‘噼噼啪啪’地按手机,发消息前还要思索半天,想设计独一无二的个性短信,像诗歌、对联什么的。每到过年过节时,别人转发网上的祝福段子,我自己写含有名字的藏头诗,嵌在短信里,别人想抄也抄不了。”随着中国移动的动感地带推出各类短信套餐,发短信的资费便宜了,小华的短信量也上去了,包月500条短信都不够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华的功能机换成了智能手机,开通移动数据业务后,他渐渐用上了QQ、MSN、微信,短信的使用量则越来越少,现在每个月60条短信都用不完。“对消费者来说,精打细算是天生的。短消息1毛一条,而数据流量中,10元可以包70M,可以发几千条微信。”

华刻柳使用短信的历程在一些“拇指控”中颇有代表性。在《IT时报》记者的调查采访中,容量低、形式单一、资费较贵,是人们渐渐远离短信的主要原因。根据工信部最近的统计数据,截至2012年11月,我国三大运营商移动短信业务量比去年同期仅增长2.3%,而2011年比上一年的增幅是6.4%,2010年是6.8%。2012年的增幅明显下降。而在全球范围内,短信发送量的增幅也受到了冲击。英国的短信发送量从2011年的397亿条跌至2012年的385亿条,去年第三季度,美国短信数量也在下跌,平均用户月短信数为678条,低于2011年同期的696条。

行业短信顽强拉动增长

尽管从数据上来看,短信发送量的下降并不明显,甚至略有增长,但实际情况却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一名通信业圈内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目前纯短信业务一般分为两大类,点对点短信和行业短信。目前行业短信增长势头较好,而点对点短信却已出现下滑,这标志着个人短信市场开始进入衰退期,平时老百姓和亲人、朋友发送的短信就属于点对点短信的范畴,“不过与行业短信增长数字一平均,就不那么难看了。”

该人士透露,拿某省级电信运营商来说,“短信业务量比去年增长近五成,而点对点短信业务增长量不到20%,除去每年的用户增长数量,点对点的前景不容乐观。新的即时通信方式令短信的发展受到了限制。”

行业短信顽强地拉动着短信业务的发展。不论是企业的推广、政府信息发布,都离不开短信。为企业做验证码、公司内部通知的短信发送平台“九天企信通”的负责人告诉《IT时报》记者,“许多电商公司采用手机认证、短信验证码时,都会用到短信;还有一些大的集团公司,如果有什么通知,挨个打电话是不现实的。包括政府部门通过短信发布的天气预报和紧急通知,可以很大程度保护公民的人生安全,避免财产受到损失。这一块的业务量也是非常大的。”

短信支付正被移动支付替代

移动互联网的冲击还来自于支付方式。在数年前,SP支付几乎是一个完美的微支付产品,用户只需要在手机上发送一条短信,不用连接网络、不用切换界面,就能便捷地完成支付。而运营商和SP的分成模式,对于小型SP而言,也是一条清晰而直接的赢利通道。但现在情况不同。网络支付直至手机支付的兴起,让服务提供商有了多种选择渠道,而不需要看运营商的脸色。

一家从事娱乐信息推送服务的SP相关负责人秋秋告诉记者,随着业务量的减少,他们渐渐地开始放弃短信平台,把一些内容和服务放到了移动互联网上。“现在审核流程非常复杂,运营商对SP卡得比较严。从网络寻找突破口,上线时间很快。”

短信服务商成倍萎缩

“您好,您已订购了XX公司提供的XX服务,每条2元。”在2006年以前,这种依托于短信的服务模式一度红遍大江南北。最早的时候,手机除了电话和短信之外,没有别的内容,移动网络速度慢,资费贵。通过短信向用户提供铃声、图片、新闻、游戏等手段,迅速抢占了整个市场,这种模式也从“互联网泡沫中”拯救了一大批互联网企业。新浪、搜狐、网易、腾讯成了当时最早获益的SP。灵通网、TOM在线、空中网、华友世纪这四家公司以SP的概念身份扎堆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创造了中国网络股在海外上市的第二个高潮。

如今,这种传统的短信服务商正在萎缩。某省级运营商负责短信业务的赵先生告诉《IT时报》,2012年他们合作的SP短信服务商约为50家,仅为2011年的一半,短信、彩信、手机报业务均有所下降。不少SP反映,短信业务越来越难做,他们纷纷退出这个领域,或者转型做互联网服务。“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人们的短信使用量下降,短信服务商赚钱越来越难;另一方面是2008年以后,国家对SP的监管越来越严格,动态密码、逻辑问答、工信部拨测、运营商拨测、315曝光、投诉排名淘汰,整个行业逐渐缩水,一些正规的企业也遭到了波及。”

运营商从主导者变为追赶者

短信业务的停滞、SP的离去,最为痛心的莫过于电信运营商们了。从2G时代到3G时代,从功能机到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是大势所趋,而运营商的反应却慢了一拍。如果说,在七八年前,运营商还能掌控SP的发展,到了今天,他们成了追赶者。

“在过去,服务提供商没有别的管道,他们只能利用运营商提供的渠道。我们看到在2001年时,移动QQ是嵌入到动感地带SIM卡应用中的,人们给网上的Q友发消息,每一条要计算1毛钱短信费,而现在,这种‘昂贵’的服务谁会去用?”易观国际分析师董旭对《IT时报》记者说,在当时,利润分成的游戏规则是由运营商制定的,即便对规则有疑义,SP也只能隐忍。此外,包括政府部门对SP的审查、运营商对SP的审查、SP代码的统一,对整个行业起到了正本清源的作用,但是无形中也挤压了SP的发展空间。

随着3G网络的发展,这些情况得到了好转。“服务提供商可以走移动互联网,而不再只是通过短信、彩信等单一平台来实现;QQ、微信可以用低廉的流量资费诱惑、换取更多的短信用户。而对运营商而言,他们也不再可能通过自己的途径来控制对手。关闭流量?让SP重回短信通道?这俨然违反了市场发展和时代发展的规律。”

从掌控者到追逐者,这是一条痛苦的低头之路,也是一条必经之路。飞信、翼聊的“慢一拍”让人们看到了运营商和互联网企业的差距,但是董旭认为,运营商仍有机会后发制人,“运营商的资源优势仍然强劲,他们有资金、有自己的技术力量和研发团队、也有自己的推广渠道,譬如将各种应用预置在定制手机中、提供优惠资费等等。”

在未来的移动互联网世界中,运营商和服务提供商、内容提供商的关系将会变得越来越微妙,也没有谁主导谁的关系,有竞争、也有合作。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作为运营商而言,不能面面俱到,而是要根据自己的特点,有选择地去做一些自己擅长的业务,有选择地开放自身的电信能力,在与移动互联网巨头的合作过程中实现优势互补。

话外音

短信文化将传承

从短信最传统的定义来看,它是用户通过手机或其他电信终端直接发送或接收的文字数字信息,其长度为160个英文或数字字符,或者70个中文字符。而现在,消息的传输形式越来越多样化——从网络发消息给手机、用手机上网聊天,信息包括了文字、图片、声音、视频、位置信息。最原始意义的短信,或许真的将光荣谢幕。

然而,也有一些业内人士提出了不一样的观点。他们认为,无论是文字短信、彩信、移动IM,还是微博和微信,变化的只是短信的形式而已,而短信的本质,这些年来发展形成的所谓“段子文化”,将不断传承下去。短信门户指客网负责人符先生对记者说,就在刚过去的2013年1月4日,他们网站的短信需求量超过20万,人们需要的,是祝福的、励志的、搞笑的原创短信,这些短信或工整对仗、或文笔优美、或幽默煽情,“在未来,或许短信早已突破了工具和形态的限制,但是这种短信文化会保留下来。”

形式变了,内涵还在,从短信文化中也看到了中国文化的独特魅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