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雷重返京东“独白”:希望外界不要过多解读

徐雷重返京东“独白”:希望外界不要过多解读

徐雷(资料图片)

徐雷(资料图片)

男人与男人对话的效率有多高?垂直鞋类电商优购CMO徐雷将于2月重返京东商城任高级副总裁,负责集团市场工作,外界猜测或与京东为IPO做准备有关。徐雷中午发布回应,以独白方式回忆了在过去几家公司的经历:2008年底与刘强东对话20分钟后决定加入京东;离开京东后曾与雷军对话2个小时;因为“好基友”刘爽与张小军加入优购;最后回归京东,又回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中……以下为全文:

本想不做任何文字回应,用音乐告白,怎奈音乐的力量在当下早已蜕化。希望得到“真相”“幕后花絮”的人们可能会后悔,这个世界哪有“真相”,真相只在当事人心中,一旦用文字表达,辞不达意。

今天网上关于我的文字很多,一不小心又成为大家讨论的“那个人”,我自己很清楚,对我的关注不是我本人,而是背后的公司们,人要有自知之明。

没有能力管住围观人的言论,这就是工作,既然做了,就要接受。但其实我本人更希望默默的,工作、生活。

希望外界不要有过多的解读,人生已很复杂,我们都简单点吧,更何况那些躲在电脑背后意淫的人,我不认识你,也懒得认识你,保重自己,保重自己的嘴。

感谢众多朋友的祝福、嘱托,工作是一时的,朋友是一世的,如果“是”的话。

感谢朋友们对我的赞誉,我承受不起,个体的能力是有限的,个体只有依赖于组织和平台才能发挥,我的今天,离不开职业生涯的每一家公司:联想集团、好耶广告网络、京东商城、百丽优购。

抱歉今天没有接很多朋友们的电话,回短信和微博私信。

原谅我,体谅我,谢谢大家。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生死轮回,莫过于此。

所以我仅仅是戏里的那个人,但我不是“戏子”,我是“手艺人”。

记得2010年12月27日,仓促间离开京东。之后跑到丽江,找相识多年,在四方街角号称“丽江最好的咖啡”的“青鸟酒吧”老板——老郑夫妇,整整一周,睡醒后坐在酒吧上网、打牌、扯谈,晚上夜宵,继续睡觉(此为名词,非动词)。就这样度过了一周,老婆以及6个月大的老虎全然不顾。那个时候我在思考,思考前方在哪里。我有一个习惯,当一件事情搞明白了,就不想重复,所以当年我从好耶出来后,面对很多广告公司、网站广告销售负责人的工作机会,放弃、等待、放弃、等待,想不清楚就继续等待,我不喜欢为了生计把自己匆忙“嫁掉”,我是一个“身随心动”的人。一年半后,2008年12月29号,曾经做过京东商城市场顾问的我,想明白了,找老刘谈了谈,两个男人爽快的在20分钟内谈定,2009年1月1日,我加入京东,负责营销工作。一个大师曾经说过,我的“命”不好也不坏,每次达到一定事业高度时一定会垂直向下,但之后通过努力再拉出一个新的高度,周而复始。我说,这TMD还能叫“好命”,我多想一根大阳线覆盖我的一生啊。

扯远了,2011年年初,当时我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但我知道几件事情。

1.我还想做电商,因为我还没整明白,等什么时候整明白了,可能我还会失去兴趣(站在目前的时间节点,我不敢这么说,因为电商深似海,到处都是大牛,哞哞叫);

2.我不会去传统企业做电商,因为中国的传统企业,太……(所以我拒绝了很多所谓国际500强,国内、省内、市内***强的邀请);

3.我不想去与京东类似的对手那里,因为“感情因素”,所以我一直对国庆、俞渝夫妇很感激也很抱歉;

4.我只在北京工作(原因太多,不做说明,不希望被理解为地域歧视,其实我本人出身成长地域复杂到不能用一个词告诉对方自己是哪里人)。

好吧,那么多的自我限制,我要上路了,我就是一个一直在路上行走的人,而且“下雨天不打伞”。

记得当时我见过很多的猎头公司人员,接触过很多电商企业,身边的朋友也介绍过很多公司,甚至还在望京桥旁的大厦里,与雷军总谈过2个小时,当然不是小米的业务。

直到有一天……

当猎头电话我问及对百丽电子商务是否感兴趣时,第一反映,我对百丽的电子商务不感兴趣,但我对百丽感兴趣。

百丽对于我来说是一家神秘的企业,一家在媒体宣传上找不到任何文字的企业,只有每个季度、每个年度的财报答投资人问题,老板盛百椒只有一篇当年上市时的专访,之前之后再无文字。

但我知道,百丽是中国市值最高的零售企业、是全球市值第二的鞋类公司,国内上市的民营企业里市值第三(仅次于百度、腾讯,排名不分先后),每年净利润50亿左右,旗下自有品牌众多,同时是阿迪、耐克全球数一数二的渠道商,所以我完全凭借兴趣答应与百丽接触。

首次接触即优购网上鞋城的CEO张学军(当然,那个时候“优购”的名字和域名还未确认,是我入职2个月后的事情),说句实话,学军外表看起来比我都粗糙(当然,学军比我nice),但在沟通中,我得到了很多信息,让我放弃了上面的第二条原则。备注:入职半年后我才知道,我们都是天蝎座,而且是同一天的生日,苍天啊!

很快,我就在北京见到了百丽的大老板盛百椒先生,首次面对1000多亿市值公司的大老板,说句实话,有点紧张,可能与我那天迟到15分钟有关(儿子出生后第一次发烧送医院)。但交谈很顺利、开心,老板聊天很随和,随和到我们一起可以说脏话、一起抽烟,老盛的烟瘾和我一样大,所以入职后每个季度去集团总部和老盛汇报时我都不紧张,因为可以一起抽烟开会、汇报、讨论。

当天晚上,我的好基友刘爽(@veryls)邀请我和后来同时加入优购任职COO的张小军见面,原来我们共同认识这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男人——刘爽。

很快,我和小军就上任出发了。

还记得优购北分刚刚成立,我们借住在德外百丽北分的办公区,偌大的办公区就我和张小军两人,大眼瞪小眼,吃饭一起下楼,后来我说,小军的性格完全和我不对路,他是极品清华技术宅男,但我们“被迫”合作,而且总体还很不错,他极度理性,专于数据、分析、逻辑性很强,在一些业务上非常强,当然我也有比他强几条街的本事,所以,我们“在一起”了。另外,如果小军夫人可以看到我的文字,我想告诉她,“尽管小军的工资卡在您那里,但小军有私房钱!”(哼,决不让小军过好蛇年春节,让你自诩清华技术男,回家跪CPU去吧!)

再之后,面试、招聘、组团队。

一晃近两年过去了,优购的两年,让我感慨颇深,优购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从零PV、零用户、零订单开始一步步发展。

中间交织着太多的悲喜,冲突、妥协、欢庆、激动。

百丽的文化很奇怪,润物细无声,我至今都不知道百丽的文化是什么,但我知道这就是百丽的文化。

优购上线一年半,业务随需调整数次,记得学军在2011年元旦发出《奔跑的2011》,2012年“末日”那晚所写《2013年2.0版本的优购》,每一次都感慨颇多,垂直电商末日论在去年被很多人认同,但我们看到了优购的机会和成长,当然离不开百丽集团雄厚的供应链和货品优势。

还有很多、很多,我很珍惜在优购的时光,还有那些可爱的同事,还有亲眼可见蒸蒸日上的业务。在优购的两年,我学到了很多传统零售的经验,鞋服类经营的特点,这些宝贵的经验是在任何一家公司都难以获取的,因为百丽在中国零售业确实非常优秀。

但最终我要说再见。

围观的群众可能更关注我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要回去。希望解读出什么,让您失望了。

事情有时很简单,简单到再次回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当中。

说实话,离开优购很不舍,尤其是亲手打造的团队和贡献过的业务,还好,自从下了决定,优购的订单突飞猛进,让我觉得“这TMD叫什么事儿啊!”。

1月25号,我第一次参加百丽集团总部的年会,与优购三地业务骨干一起受邀。下午与老盛开完了年度汇报会,团队精气神很足。晚上,我溜到老盛那里去敬酒,表示感谢和歉意,老盛拉着我的手说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此处留白,请允许我独自回味),同时老盛还把身边的夫人介绍给我认识。那晚,我喝了不少(但没醉),我给老婆发短信倾诉自己的心情,老婆回复短信“优购的每个人都很好,现在你能做的就是珍惜跟他们在一起的每分钟”。

感谢百丽及优购的老板对我的认可和包容,感谢同事与我的配合,感谢市场部、无线业务部的孩子们,我们一起“摸爬滚打”,没少挨我的骂。之所以文字中仅提到了学军和小军,并不是其他人没有让我值得回味、感激的情绪,而是他们两个人已被媒体公开,不怕众人品评,其他人还是低调为好。

感谢公司对我的信任,今天是最后一天,我依旧主持每天9:15的三地电视电话早会,今天我依旧会审批费用,审批招聘申请。(做个广告,今年优购继续招人,尤其是技术人才!)

感谢这两年身边的老朋友,感谢这两年结交的新朋友,这是一个纷繁复杂的时代,希望我们能尽量简化、简单,无论我在那里,继续嬉笑怒骂,我本是一个嬉笑怒骂的人,工作之外,我喜欢“像风一样自由”。

成文后补一句:想起每次离别总是伤感,我是一个喜欢迎接别人,不喜欢被送别的人。

最后引用百丽国际CEO盛百椒先生在去年3月8日百丽集团20年庆典晚会的结尾语,送给“永远在路上的自己”以及朋友们。

让过去,就过去吧!

让开始,就开始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