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现场速写:他不贱,只是矫情

锤子现场速写:他不贱,只是矫情

老罗在忙碌Smartisan OS的那段时间里,据说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要做出一两个用了之后能让人喊出‘卧槽’的效果”,“这样就差不多了”。看完了锤子的发布会,笔者确实喊出来了,“次奥…… 就这啊……”
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老罗的技术团队只有七个人,原定去年12月的发布会延迟到3月27日。并非老罗的本意,按他自己的说法,实在不知道搞个rom要这么多人,因为“问了小米的朋友,MIUI第一版是六个人花了两个多月做出来的”。
老罗既没有选择扩张技术团队赶工期,也没有选择继续跳票推迟发布。他自己解释说是“出于保密方面的考虑”,网上泄漏的消息太多,这样下去发布会没什么新东西了。倒不是技术团队故意的,亲戚朋友神马的总要问……
于是,在一次跳票各种骂声扑来之后,重压之下的老罗选择把手里的货迅猛亮出来给大伙儿看看。之后则要将技术团队扩充至150人。
他不贱,只是矫情
老罗纠结于图表和壁纸,当然,他也对UI的其他元素和交互设计抱怨不停。但是老罗最先开炮瞄准的是“圆角图标”,大概也是在这个时候,笔者第一次发现老罗的演讲在让部分观众失去耐心。现场观众技术青年占绝大多数,没几个是技术产品的菜鸟,描述问题一点就通,何必花这么大气力去反复吐槽呢。毕竟大家来看的是锤子的解决方案。
老罗的解决方案,简单说,是重新布局(九宫格),外加重新设计(图标重新画过)。他自己也说这是“笨法子”。但这个解决方案按老罗的诠释是能够解决问题的。
值得一提的是,老罗为每个重新设计的图标显示设计师,并可能在未来学习苹果的App Store。也就是说,在软件销售的分成模式之外,有可能还会围绕设计师的作品建立一个销售平台。
“很炫,虽然你的目的不是炫!”
老罗在演示锤子rom的交互效果时很投入,反复说某个效果曾经独自把玩了上千遍,常常自己发出惊叹叫喊声。那场景仿佛是朱时茂和陈佩斯一部小品里的场景,陈佩斯拿着从未见过的道具,又惊又喜,而朱时茂只有呵呵的份儿。
现场并无太多人喝彩,老罗也借机发挥自己调侃的高超本领:“早知道这么大场地就多安排几个托,你们不喊还要我来喊。”不知是否因为他的这句话,现场观众的几次鼓掌显得有些乖张。
“很炫,虽然你的目的不是炫!”老罗说到。这是一句恰到好处的解释,老罗觉得交互效果很炫,而且他想让用户在很炫的效果中完成操作。或者,操作的炫并不是用户真正需要的。
对技术的敬畏?
老罗在谈到对语音功能的看法时,让笔者史无前例的第一次开始怀疑老罗对技术的理解。尽管老罗敢招七个人就做手机OS(谁说七个人就做不出来?),尽管老罗之前是教英语的(他说自己之前也卖过电脑,算IT人)。但是老罗认为,像Siri这样的语音交互产品,作为“人工小秘书”来讲,“从根本上就错了”,“人工智能不可能达到那种程度”。
先不说Siri是否就是一个“人工小秘书”,活在科技时代的人或许应该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永远对技术的未来充满敬畏。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永远不要对科技盖棺定论,老罗推崇的乔布斯也不会这样做。
75+
老罗说Smartisan有超过75个新特性,并且表示“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事情,取决于你是否想到了这一点”。“设计一个产品,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老罗反复强调。他说得没错,但和苹果不同的是,后者不会在发布产品的时候用那么多时间去讲一个产品细节,苹果更愿意让你去亲自上手试用产品,自己去发现产品设计的“人性化”,产品细节的“酷”和惊喜。苹果不会告诉你为什么iOS叫iOS,名字无所谓,产品才是重点。苹果也不会演示一个秒表或时钟的设计细节有多么精彩,苹果从来没有说自己的产品细节“酷”——那些应该留给用户去评价。
笔者理解,或许老罗想要表达的是:锤子科技是与其他科技公司不同的科技公司。“关键在怎样思考问题……”老罗在演示时这样说到。但是说实话,当你和一个人聊足球时,他还要向你解释“前锋是什么”“防守反击是什么”这样的问题时,又能聊出来什么呢?
或许正如老罗在演示Smartisan OS的自拍功能时所说:“自恋狂凄惨的一面只能在他的镜子里看到。”
 
麦当劳
平心而论,老罗的Smartisan还是为智能手机带来了许多新东西。笔者认为,老罗有一个思考问题的大视角非常宝贵,他总会想后人会怎样看现在这个时代的什么,子孙后代会如何评价现在的圆角图标,现在的手机?诸如此类。
此外,老罗在一些问题上十分坦诚,比如底层代码是开源团队CyanogeMod的成果。比如技术合作伙伴云之声和科大讯飞的技术很好,语音演示不成功是因为“只有一个星期调试”。比如陌陌是Smartisan的天使投资人,所以Smartisan预装了陌陌。不过可惜的是,合作伙伴的预装应用依旧使用了老罗最讨厌的圆角图标。
最后,有关老罗的感谢名单,笔者想说的是:麦当劳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实至名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