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ROM:惊喜难掩失望,老罗仍需努力!

锤子ROM:惊喜难掩失望,老罗仍需努力!

在3月27日之前,“革命性”、“秒杀”、“伟大”是罗永浩微博中关于“Smartisan OS”的描述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
而在3月27日锤子科技的发布会上,仅过去两个小时不到,现场就传来观众零星的“退票”喊声。
而在微博上的评论同样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这是罗永浩“出道”九年以来从未经历过的境况。
Fenng在微博上说:“看做的好的地方,别看不足。这么小的团队,足够好了。”但是更多的人不会如此宽容,毕竟,罗永浩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将他的7人团队包装为“足以颠覆世界、重新定义手机系统”的一支力量,其间落差,并非重新调整心态就能让高涨的浪潮回归正常水位。
私以为,Smartisan OS有着很多细节上的惊喜,比如一次手势清除所有应用提醒、驾车时可使用的短信弹窗、借鉴Path而来的联系人扇形菜单等等。但是,罗永浩一直以来自我标榜并且进行极力渲染的“设计团队”,将ROM的最大特色定义为图标的时候,他显然没能将作品本身的反响同步到预期的高度。
我在微博上说:“看来乔布斯果然不是能够随便量产的人物,他之所以敢于在历次发布会之前做足保密功夫同时又高调拉升公众期待,是因为的确藏着足以惊艳世界的货。老罗把这套路数抄了过去,一直都做得有模有样,但是真到了要给胃口已被你调得奇高的观众亮货的时候,你没能拿出足以匹配同样高度的货,一定会遭遇反噬。”用1000个图标的堆砌搭建出来的icon store,其实并没有一件出彩的能够观众记忆里打下足够深刻印记的视觉。罗永浩认为iPhone定义了图标是一定要有“轮廓”的,而且这个轮廓必然要是圆角矩形,“这不是一种健康的现象”。诚然,一个统一的美学价值观,和极权政治一样,注定存在着审美上的强迫和扭曲。不过,与“守旧”相对应并取而代之的,通常应当是“超凡”,而不会是“古怪”。

是的,Smartisan OS的视觉设计有着诸多古怪之处,在手机屏幕尺寸及分辨率越来越高的趋势下,罗永浩认为图标过多提高了识别成本,会让用户在“为了寻找你的162个应用程序中的某一个,在屏幕上含辛茹苦地划来划去”,于是Smartisan OS选择了九宫格作为表现形式,九个主图标加上三个底层图标构成了Smartisan OS的系统界面,的确,如果一切都照此逻辑推理,这个选择是顺理成章的。但是,这件事情,早在十年甚至更早之前,就有手机厂商做了,他们的名字叫做Symbian和Windows Mobile,分别属于如今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已不被看好的诺基亚和微软。

上面这张手机界面图片来自HTC P3470——一款2008年的手机上搭载的Touch Book应用界面,且不论是不是HTC乘坐时光机抄袭了2013年的Smartisan OS,而是这种拘泥于“格子间”的设计风格本身就早已遭到时代的抛弃,用户并不喜欢接触表格——这往往意味着禁锢和局促,不论是系统UI还是网页设计,从2004年之后都朝着开放式的设计转变,线条变得越来越少,层次、色彩、阴影、交互等方法成为了区分内容的生动手段。而Smartisan OS重新拾起的这款九宫格设计,让三星i9100的主屏变成了一个死气沉沉的牢笼,里面住着九个似曾相识、却又差异甚大的囚犯。

而这张图片,来自GALAXY S3的一款Widget应用,这种回归功能机式的布局,更多的是在照顾中老年市场。视力正常的普通人,并不都是出于“自虐”才会选择在一个屏幕上欣赏眼花缭乱的图标,手机产品在多数时候本就是一个用来消磨和打发时间的休闲产品——而非节省效率、提升注意力的工作产品,本末倒置的确是创新,只是难免南辕北辙。
更重要的是,今天这样的Smartisan OS,真的能够“秒杀”被罗永浩嘲讽了近一年时间的iOS的圆角矩形和WindowsPhone的磁贴吗?
市场和口碑是用户用脚投票的场所,痛骂“用户不理解7个人的团队能做成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有任何意义,这个不是可以议价的问题,人家Ridley Scott憋了三十多年,弄出一个《普罗米修斯》,照样被《异形》的死忠们骂得体无完肤:“我裤子都脱了准备看异形的前传,你就给我看这个?就最后那几分钟?”
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欧洲诞生了学院派美术风格,要求将古代作品的形式规律和文艺复兴大师的艺术视为永恒的不得稍加超越的规范,强调技术至上理论,一度影响深远、统领整个美术圈子,学院的“Academy”本身就含有“正规”、“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意思。后来,随着实验美术流派、卡拉瓦乔主义、巴洛克美术等新兴美术风格的兴起,“为艺术而艺术”的教条几乎瓦解了学院派美术的根基,直到奠定西方现代美术基础的包豪斯学院的诞生,才统一了要素的理论和实际的训练,即“技艺合一”,乔布斯的审美也从包豪斯那里继承了很多,即是后来他所称的“苹果站在科技和艺术的十字路口”。
从战术和宣传上对苹果、对三星、对索尼等企业进行嘲讽,并无多大问题,但是关键在于内心是否真的有着对于前人智慧和试错的尊敬,这个尊敬决定了颠覆者的高度。乔布斯瞧不起科技业界的同行,但他对禅宗、对三宅一生、对Frank Lloyd Wright都保持着足够的敬畏,所谓“Stay Foolish”,大意即是如此。或许,罗永浩需要从他的舒适立场里走出来——停止继续扮演一个浑身是刺的挑战者的角色,而是选择一个继承者的姿态:你们做得已经足够好了,而我愿意尝试把它做得更好。
关于拍摄提示、语音助手、锁屏功能,是对Android的全新开发,而且价值极高,能够从用户习惯里识别赘处并提出改进和放大,是Smartisan OS的最大亮点,也是很多人流行说的所谓“微创新”。我相信这只是1%都不到的潜能,行业里讲,最好的产品永远在实验室里,罗永浩及其团队还有99%的更好的东西,应该都还正在设计和实现的路上。而这些东西,才是能够说服更多的硬件厂商主动贴合、帮助Smart的Artisan把他的OS作品推行到真正的用户群体里面,到了手机企业、媒体们对老罗的利用不再是其名声和影响力——而是锤子科技团队出品的产品时,到了那时,才是蒸汽船开起来的那天。
而在这篇似乎一直都持吐槽和指责态度的文章末尾,我仍要重申自己尚未改变的观点:罗永浩和他的锤子科技,有机会改变世界——只是并非在3月27日这天。我也推荐和我一样因为预期过高而对Smartisan OS的这场发布会表现出失望情绪的朋友,不妨还是试试Smartisan OS,尽管它并没有秒杀iOS。罗永浩也不妨暂时先放下对于乔布斯的复制,雷军已经因此而跌下神坛了,足以警示来者,有些时候,拓宽自己的见闻渠道去听听用户包括其中一些傻逼的声音,不会有坏处的——乔布斯自己当然是以不做用户调研闻名的,但苹果公司的设计总监Jonathan Ive可是几家市场调查和分析公司的常客。
作者 阑夕 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